injection mold

两场全新的网络研讨会 “建筑3D打印”和“3D打印建模”

本周我们举行了两场风格迥异的网络研讨会,每位观众都应有所收获。请欣赏! 注入模具-使用Objet 类似ABS数字材料进行 3D打印 附加制造解决方案:材料和应用 October 17, 2012 2:00 PM Eastern Time 演讲者:David Gurrola (来自GrowIt LLC) Bruce Bradshaw (来自Objet) 附加制造(AM)是利用3D模型数据连接材料而制作产品的过程,通常是一层叠一层,而非扣减制造技术。许多AM应用超越成型而进入许多适用的制造领域。 AM 是在进行注入建模和其他高温应用时在价格,速度,效率和质量方面的理想解决方案。Objet拥有世界上最先进技术的材料和设备,可提供展示中可加工200F高温(RGD525)和可加工400F高温的类似ABS(RGD5160-DM)材料。

architects_cover

计算建筑业3D打印模型的价值

By Piet Meijs, Senior 3D Expert, Rietveld Architects, New York. 今年五月,我作为演讲嘉宾参加了一个纽约野村综合研究所(NRI)的朋友在美国建筑师学会(AIA/CES)的继续教育课程。我们一起讲了几堂课,也给我自己一个机会来思考我们为什么在办公室中使用3D打印。课上提及最多的问题总是:“这要花多少钱?”但在我看来,这问题问得不对。应该问的是“它的价值是什么?” 3D模型的价值 在2008年,我参加了在圣地亚哥举行的北美Objet用户群大会,并在会上做了演讲。Michael Schrage是另一个演讲者,他讲的是3D打印模型的价值。他的演讲主要针对于工业设计,而那时,我并没有完全理解他所说的内容。 他向我们解释说,一个模型的价值并不等同于它的成本。做一个模型的花费是制作它所有部件花费的总和,通常包括材料和人力。那么什么是模型的价值呢?它的价值在于它可以让人交流设计心得。 一个3D打印模型可以用来测试多个设计想法。这些是传统的模型。但当设计者为一个特定的设计问题想出解决方案时,他/她通常需要说服别人—他的上司或客户—以继续设计。 当然,设计者已经确信自己提出的设计是最好的解决方案,因为他们已经多花了很多时间、尝试过多种选择、甚至在设计过程中就已经做出几个版本的模型了。所以现在只需要说服上司或客户:这就是最好的解决方案。

Escher combined

3D打印出不可能之物!真实3D模型实现埃歇尔画作

该视频在YouTube上面极度火爆,自其八月份上传之后已有了超过20万的点击率。我知道为什么!Technion—以色列著名的理工学院—的研究者已经用他们自己的Objet 3D打印机把不可思议的埃歇尔画作重新打造为真实有形的3D模型。 特别吸引人的是3D打印的观景楼(下图),于1958年5月作为2D画作面世。在他的原始画作中,埃歇尔画了一个由一些柱子支撑的矩形三层楼,第一眼看去,画作似乎很合理。而自习查看后人们可以发现那些前面的柱子似乎在支撑顶层楼的后部,而后面的柱子又貌似在支撑前部—这很显然是矛盾的。而现在,您可以看到这个悖论是如何在“真实的”3D世界中得到解答的—它巧妙地利用了观看者视角的转变…… 如需更多信息,请查看Technion学院计算机科学系Gershon Elber教授的“真实的埃歇尔”‘ 项目。

AP_KR_16Aug12

3D打印革命伦敦奥运全覆盖

各类破纪录运动层出不穷的17天伦敦奥运会今天落下帷幕,要说一点都感受不到鼓舞真是不可能的。所以我离开久坐的沙发,换上了旧跑鞋和那件腰腹部比十年前稍紧的短背心。但在我们所谈论的3D打印界——想法更重要。 事实上,在看比赛的时候不想到3D打印才真是不可能的。3D打印技术已经在很多领域得以应用,从奥运场馆的设计,到为个人定做能激发运动员终极能量的装备,甚至还有帮助被截肢者发现自己潜力的人体替换假肢,而这潜力换做别人则大多不会受到重视。 在这例举一小部分3D打印发挥其作用的领域: 微型跑鞋鞋底模型——由Objet Connex多材料3D打印机制造 赛跑: – 也许3D打印在奥运会中优势得以突显的最有代表性的例证就是制造定制的跑鞋。法国设计师Luc Fusaro创造了一种新技术,利用3D扫描赛跑者的足部,然后打印成单片跑鞋,重量仅为96克!Fusaro称,该跑鞋可提高3.5%的赛跑成绩。 在赛跑类别中的另一个例证来自英国的拉夫堡大学。研究者研制出下一代快速短跑钉鞋,可按照精英运动员的特定需求量身制作,提高他们的赛场表现。通过定制快跑钉鞋的鞋底部件以完全符合每个运动员的足部特征,他们可以使赛跑者的赛场表现实现最大化。 阿迪达斯公司拥有 Objet Connex 多材料3D打印机,也已不是利用3D打印创造更好跑鞋的新手了—— 点击此处阅读全文。 骑车:今年奥运会山地自行车项目在艾塞克斯郡哈德利农场举行,该地以其林间和草地上多岩石的小路而闻名。崔克自行车经常在崎岖的地形行驶,他们利用自己 Objet Connex 3D 打印机的类 ABS 数字材料制造各种功能部件,打印出来就可以在真实路况上直接骑行测试。您可以点此观看崔克视频,更有斯巴鲁(Subaru)崔克山地车队视频为您展现崔克自行车在哈德利农场比赛场地的精彩表演。 哈德利农场山地车比赛场地 同样在骑车场地——英国队因佩戴定制头盔而受人关注,头盔是为每位奥运自行车手量身定做的。每一顶头盔都依照车手头部的3D扫描而制造,确保了3D打印出来的头盔能完美地适合车手头部。 定制完全适合使用者或穿戴者的装备,当然就是3D打印技术在奥运会中较常见的用途。其他使用或可能使用3D打印技术的领域还包括为网球、羽毛球或其他手持器材运动定制设计球拍。 修复术:如果您还没读过两岁艾玛温暖人心的故事,来这读吧。艾玛患有先天性罕见疾病,肘关节无法活动,最近她装上了一对利用3D打印机制造的定制修复胳膊。她现在可以玩耍、涂色,甚至可以自己吃饭了。与奥运会更相关的故事,我们知道南非选手奥斯卡•皮斯托里斯(Oscar Pistorius)不可思议的故事,作为奥运会历史上第一位参加比赛的双截肢运动员 虽然皮斯托里斯的生物工程碳纤维修复术并不是3D打印的(3D打印材料要达到碳纤维一样的吸压能力还需时间),但实现3D打印修复术也指日可待了。事实上,已经有公司为可以进行非极限运动的截肢者提供个性化修复术了。 游泳:今年奥运会的焦点之一必然是有着多项纪录被破的游泳比赛了。迈克尔•菲尔普斯于伦敦奥运会退役,从此作为获奖最多的奥林匹克运动员退出游泳生涯——有所争议的是,他的奖牌从正在研发的新高科技中受益。速比涛(Speedo)是站在这场革命前线的一家公司,并不介意尝试新鲜事物——利用自己公司的Objet 3D打印技术来创造最新的高科技水下服装,包括有着单一步骤打印的透明部件和类橡胶部件的护目镜。这并不是速比涛第一次成为头条新闻。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98%的奥运游泳奖牌得主都是穿着速比涛比赛的。 奥运场馆设计:建筑显然是另一个3D打印可以创造典范转移的主要领域。正如过去一段时间Piet Meijs在我们的建筑3D打印博客上记录的那样,3D打印能够为建筑师带来质的和量的优势:它可以加快潜在建筑的建模速度并为客户快速改变或展示设计图,还能够利用3D打印插件更好地把潜在设计融入周围环境。这个而视频展示了伦敦奥运场馆如何在6小时内3D打印成型,第二个视频展示了芬威球场是如何通过Objet Connex500系统打印出来的。 3D打印芬威球场——Objet Connex 3D打印机制造

Instructables

了不起的Instructables“成真”挑战赛获胜者

Instructables“成真”挑战赛的获胜者们都做得很棒!参加比赛的项目包括交互式视觉艺术、绿色科技(电动车!)、机器人等等。 Instructables的获胜工匠表现出突出的多才多艺,他们的创作来自很多不同学科:机械和电气工程、计算机科学、建筑、X射线及图像技术、木工甚至食品科学。 Bryan Cera是其中一名一等奖获得者。他制造了钢铁侠风格的3D打印手套,连上线可做手机使用。该手套是用Objet打印机制造的,其特点在此 博客 中有详尽描述。 比赛的“裁判”奖颁给了Instructables用户“Tomdf”的 Pingbot。Pingbot是一个微型遥控音乐机器人。它的壳是由Objet Connex的 多材料3D打印机制造。A在3D打印之后,对壳的外侧进行了精心的细部装饰,而内部则嵌入复杂的电子器件。 当然,最该恭喜的是大奖得主 “thorssolis,” (见下图)它超大的服装设计是从视频游戏《战锤40K:星际战士》中获得灵感的,其图画指导被分解成上百个特定步骤。他赢得了一个3D打印大礼包,其中包括一台 Objet 30 桌面打印机. 这项挑战赛中所体现的创新及时间和资源的投入是非常鼓舞人心的,我们希望获胜者会继续追寻自己的热情,让它们“成真!” 用352个超级复杂步骤创造原始大小星际战士盔甲 作者:thorssolis

townhouse_2

建筑快速成型—从虚拟到实物

我们最新的建筑博文 作者:Piet Meijs Rietveld Architects公司3D打印专家 在往期的博文里,我谈到了将快速成型技术应用于建筑实例的计划。但我并没有细究设计到实体模型的实际过程。在我的上一篇博文里,我稍微谈到了一点流程图,在今天的博文里我将详细展开论述。 设计阶段 每一模型都始于设计。我们的办公室设计总是与计划相关。这表明模型必须反映具体的设计解决方案,该解决方案本身拥有具体参数,为具体设计任务而创制。设计通常始于粗略的草稿,可能会经过手工加工 绘图阶段 最初的设计草稿完成后,对其进行数字化处理成CAD软件。根据设计的复杂程度的不同,我们可以使用2D直线绘制或直接制作简单的3D聚合模型。这些初始的建筑绘图通过正确的尺寸和比例,绘制出设计结构。这些制图或绘图电脑模型可用于检验图形是否合适,并检验初始设计聚合是否合理。在这阶段要在维持初始设计目的的同时使设计与图形相符仍是简单易行的。 3D建模 在完成绘图或电脑模型后,可以着手创制需送往3D打印机的3D电脑模型。这一部分显然是打印模型重要的一步。 在这一阶段,我们必须对绘图阶段完成的设计进行阐释,即重回设计阶段思考设计意图。我们真正想要达到的目的是什么?我们想要实体还是透明的建筑?结构为设计的一部分,还是需隐没其中?背景是否重要?等等。我们需要谨记:做决定时总是需要重回初始设计意图。否则你可能最终完成的设计中做了过多的修改,反而与初始设计任务毫无关系。 下一步是决定模型的比例。与工业设计不同,建筑模型很少为1:1的比例。通常它们的比例与真实的小100或1000倍。这将带来许多挑战,因为当对一个设计进行如此大比例的缩减时,一些重要元素可能会消失,而其他非必需元素可能会毁掉模型。因而关键在于理解拥有哪些重要的元素可表达设计阶段制作的设计意图。不重要的元素可以一概省略,重要部分可增大比例突出强调。这其中并无严格的规定,但我们从经验可知可行与不可行的做法。当我们碰到新情况时,我们通常会打印多个测试模型,以比较得出最能表达设计意图的解决方案。 当做好以上决定后,我们基本上就完成了打印模型设计的创制。这一模型设计可描述wie建筑设计的抽象描绘。这一模型不再是建筑设计的精确缩减版,而可精确表达设计意图。 接下来使用SketchUp或ArchiCAD完成模型设计。完成模型的基本几何构图后,我们将模型送至Rhino。在Rhino,我们可以使用grasshopper将质地应用于特定表面,还可使用网格工具检验几何构图是否干净并防水 3D打印 然后我们再将模型从Rhino以STL文件形式输出。再将文件载入Objet软件,将模型置于3D打印机建模托盘。这一软件同时可切割模型,并将单独的切片送至Objet机器进行打印。 目前我们仅使用Objet刚性白色材料用作实际的模型打印。对我们而言,这是一个极为实际的选择。建筑模型的颜色通常与材料颜色保持一致。因而当你将一个使用蓝色材料制成的模型展示给你的客户时,他可能会认为最终的建筑也是蓝色。白色材料通常被视为空白纸,这样效果更佳,因为模型在设计工程中很早便制成,仍不清楚的是应该使用哪种材料。因而白色可能无法代替任何颜色,或者可以代替任何颜色使用。 清洁 当完成模型打印后,需要进行清洁。Objet机器使用液体模型材料和液体支持材料。这些材料以切片形式置放于托盘中,并经紫外线硬化处理。模型材料硬化为固体,支持材料硬化成更为灵活的状态。 移除支持材料可能是整个过程技术含量最低的部分。我们使用塑料器皿,剪纸机以及水喷清洁我们的模型。关键在于找到可以在模型弯曲或破裂之前弯曲或破裂的工具。因而你不会一不小心就在清洁过程中,使模型发生破裂。如果小切片破裂,只要对模型进行彻底清洗,很容易将其重新黏上。 绘色 如果模型全身都是白色,则可能看起来像是白色固体块状物。为了避免这一情况的发生,我们将为模型的部分绘成对比色,通常为红色。我们通常使用垂直运输核心来达到这一目的。可以很容易地分开绘色,而且整个模型都会出现连续小孔,可帮助清洁部件。绘色部分完成后,可成为其他部分的背景。现在,一排纤细的白色柱状物不再像是一大团块状物—每一根柱子都分开可见。 使用强烈对比色的另一大优势在于白色模型材料可以更显白。这是由于肉眼只可看见特定光谱区的颜色。色彩在光谱上越是接近,肉眼就越能辨别出颜色差异。因而当灰白色置于极为饱和的红色边,则看起来像是纯白色。 照相 最后一步是以照相形式为所有模型存档。我们大部分的模型将交由客户保管。我们有时以新模型交换旧版本模型,并将其置于我们的办公室内,但我们仍然想要当下最流行模型的照片。这些照片不仅用于网站宣传和我们的iBook,,也用于为潜在客户所作的展示。

fuzzy_bone

查看我们的新教育博客!

我很自豪地宣布网站的全新教育博客启动!只需点击该页顶端的“教育”按钮,就可看见我们的教育博客。该博客旨在展示教育者,学生和研究员如何利用Objet 3D打印技术以增进在设计,建筑,机械和工业工程,生物/医疗工程,只要和太空学科领域的研究。每周我们将为您带来由我们自己的学生,研究员和教员撰写的新故事。 现在由我为您介绍新的教育博客写手,他们使用Objet Connex多材料3D打印机以为他们的首篇博文 ‘3D打印材料分布’ (例如-使用清晰透明和刚性白色材料进行3D打印的单个模型-让人兴奋不已)而制成的绝佳模型。 Andrew Payne是注册建筑师,现正在哈佛大学设计学院攻读博士。2005年,Andrew从哥伦比亚大学建筑规划保护研究院获得建筑学硕士。2002年,他在克莱姆森大学学习建筑,并获得了理学士学位。Andrew研究的是内嵌式计算和参数设计,他已在全美,加拿大和欧洲做过演讲并教过讲习班。